流量、會員分別大增,YouTube與Netflix上演疫情爭奪戰

犀牛娛樂 2020-05-05 09:49

編者按: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犀牛娛樂(ID: piaofangtoushijing),創業邦經授權轉載。

最近,谷歌母公司Alphabet新發了一季度財報,一季度營收411.6億美元,超過市場預期的402.9億美元。

然而,即使谷歌第一季度營收超預期,但公司卻表示,第二季度廣告業務收入將因疫情受到打擊,甚至稱這將是“艱難的一年”,受廣告市場影響,其中YouTube業務就是典型。

疫情期間,影院、文娛公司等損失明顯,對于線上流媒體平臺YouTube、Netflix而言,雖然在流量、會員方面并沒有受到過多影響,甚至還在疫情推動下得以增長。但在收入方面,由于商業模式不同,兩家流媒體平臺也展現出了明顯的差異。

會員、流量分別增長,但廣告收入成YouTube隱憂

自從疫情爆發以來,YouTube的新聞觀看量也較去年同期大幅上升75%,月觀看量超過20億次。同樣,奈飛的競爭對手迪士尼流媒體平臺增長也較為可觀,在美國推出僅5個月,就已贏得5000萬付費用戶。

根據Netflix幾天前發布的2020年一季度財報顯示,第一季度Netflix全球付費訂戶新增1580萬,遠超公司之前預期的700萬和分析師預期的847萬。眾所周知的是,Netflix的營收主要靠會員訂閱收入,第一季度的會員數量增長1550萬,累計全球超過1.8億會員,無疑對收入更是一種利好。

但這種情況放在另一邊的Youtube就很難同樣實現。與國內一眾視頻平臺應對病毒的策略類似,YouTube也在應用內上線洗手視頻、防疫教育等節目,YouTube衛生機構的相關信息頁面上,瀏覽量已超過100億次,整體流量增長約為15%左右,各個領域的博主也在不斷更新內容,幾乎不受疫情影響。

即使流量保持增長,然而在疫情期間,YouTube的廣告收入也大幅下降,且YouTube的營收基本來自于廣告,相關影響可想而知。YouTube顧問卡洛斯·帕切科曾透露,自二月初以來,他所合作的180個YouTube頻道廣告投放率平均下跌了近50%,而這些頻道在全球范圍內共有近6800萬訂戶。

在YouTube上,諸多中小公司幾乎停止了廣告宣傳活動。根據廣告行業機構互動廣告局(IAB)的數據顯示,四分之一的媒體購買者和品牌在2020年上半年暫停了所有廣告投放,另有46%的廣告客戶下調了廣告支出。

疫情導致整個廣告市場處于低迷,各個UGC內容領域的博主收入都在大幅縮水,類似的場景上一次還是發生于2017年的“廣告末日”丑聞,大量廣告主紛紛撤離YouTube。

相比之下,雖然廣告主大量削減廣告投放,但Netflix的會員制訂閱模式基本不受影響,而且得益于諸多優質原創內容的儲備與訂閱制,即使在疫情期間,Netflix的收入也較為穩固,在大眾宅家情況推動下,獲得超預期的會員數量增長。

一直以來,Netflix都是國內長視頻平臺積極對標的模式,在疫情期間的營收表現與風險角度來看,主打PGC版權內容的Netflix,勝過以UGC為主的YouTube。

Netflix新劇不停,YouTube探索付費與短視頻

疫情雖然阻斷了電影上線,但Netflix的劇集依舊照常播出,比如在第一季度上線的紀錄片《養虎為患》,獲得6400萬的觀看人數,由馬克·沃爾伯格主演的《斯潘瑟機密》,也獲得8500萬的觀看人數。

疫情期間,Netflix還陸續上線《惡魔城第三季》《斯賓塞的機密任務》《王國2》,第二季度片單還有最近收購派拉蒙公司和Media Rights Capital聯合制作的喜劇片《愛情鳥》,以及已經上線了喬丹紀錄片《最后之舞》,最近還宣布獲得“小11”米莉·波比·布朗主演的《福爾摩斯小姐》除中國之外的全球發行權。得益于福爾摩斯IP影響力,使該片還未上線就獲得不少期待。

除了如常上線新片滿足宅家用戶內容需求,針對這次疫情,Netflix還成立新冠病毒緊急救援基金,該基金旨在為失去工作的影視制作員工提供救助。此外,Netflix還在3月建立一個1億美元的基金,除了用于公司自己的影視生產地點之外,向與他們有合作的影視生產基地員工提供幫助。

疫情期間,YouTube為自救也推出相關策略,比如為減輕網絡壓力,降低在歐盟的流媒體視頻畫質,宣布推出11個免費原創節目刺激流量增長等。Google還將在5月推出YouTube音樂,這是一項付費業務,訂閱價格為每月9.99美元,可以看出,在原創內容付費嘗試受挫之后,近年來YouTube將付費業務逐漸轉向音樂與游戲。

除了在付費領域繼續探索,Youtube在短視頻領域也在不斷嘗試,推出“Shorts”短視頻頻道功能,內嵌在YouTube當中,有相關人士表示,這個功能就是對標TikTok,甚至被描述為“迄今為止為打擊TikTok崛起做出的最認真的努力。”

流媒體平臺之間的競爭依舊激烈,Netflix的諸多高管此前表示過,Netflix不僅要與電視節目和其他流媒體服務爭奪用戶注意力,還要與視頻游戲、YouTube甚至海外對手競爭。

Netflix的擔心并不多余。最近快手推出海外版SnackVideo,據悉內部代號XYZ的部門已開發了卡點音樂視頻制作平臺MV Master,中短視頻社區產品UVideo、VStatus與圖文社區產品Lolita,四款產品在海外已收獲超過一億的活躍用戶,總日活已突破2000萬。

抖音海外版TikTok近年來更是在海外獲得高速增長,最新數據顯示,TikTok在蘋果App Store和Google Play商店累計下載量已超20億次,滿足海外用戶在碎片化時間的娛樂需求,可以看到,長視頻利用版權專業優勢,短視頻利用娛樂沉浸優勢,讓流媒體應用在疫情期間的注意力競爭有增無減。

泛視頻平臺:從注意力到創作者的爭奪

根據App Annie 發布的《2020 年 3 月 App Annie 月度指數排行榜》,3 月是海外疫情的爆發期,除了居家打游戲,海外用戶基本以看視頻/直播、聽音樂、虛擬約會為主要娛樂活動。在非游戲應用全球收入榜單前十中,流媒體占了8個。

隨著疫情期間大眾的注意力更多轉移到線上,各大視頻巨頭對用戶時間的爭奪依舊激烈,也促使長視頻與短視頻平臺在更多方面展開競爭。在Netflix、YouTube等繼續上線新內容的同時,短視頻平臺Quibi在推出首周獲得超170萬的下載量,意圖從專業領域分走Netflix的蛋糕。

國內也是如此。

疫情期間,愛優騰在不斷上線新內容,維持日活與熱度的同時,西瓜視頻、抖音與B站也在出圈方面較為明顯,前二者通過迅速與片方建立合作,第一時間上線《囧媽》、《大贏家》等多部電影,獲得大量熱度進而促進日活與用戶增長;

B站的優勢則在于擁有諸多優質原創作者來不斷貢獻內容,刺激平臺日活,為平臺的營收支柱如游戲與直播業務做下一步的分流。

而且從平臺不斷的動作,如YouTube內嵌短視頻功能、愛奇藝推出隨刻版等可以看出,娛樂向的UGC內容作為“kill time”的模式依舊得到追捧,不過各家切入短視頻領域的策略并非一味復制,而是利用平臺過往的內容積累優勢與經驗,提供更為符合用戶需求的內容。

值得注意的是,以UGC內容為主或占據較高比例的泛視頻平臺也并非沒有隱憂。首先,以走專業化路線的海外短視頻應用Quibi為典型,在推出后就備受質疑,比如過于嚴肅不符合用戶對短視頻的娛樂化需求、囿于版權原因無法進行截屏分享等。

此外,也會面臨優質創作者流失的風險,比如目前西瓜視頻推出的種種創作者扶持政策意欲從B站分走創作者、愛奇藝隨刻版的部分UGC創作者此前在抖音、B站也有入駐。

而且相比PGC,UGC的內容質量決定了平臺的營收更多依賴于廣告而非會員訂閱,而此前YouTube的案例說明,若單一靠廣告營收,似乎更難抵抗市場環境的不確定性。

整體來看,長視頻與短視頻都在不斷嘗試入局對方領域,近幾年西瓜視頻、抖音、B站也在加大版權內容購買、平臺自制的步伐,從以往的用戶注意力,到如今對內容版權、創作者的爭奪,泛視頻平臺之間的戰爭還遠不見盡頭。

本文(含圖片)為合作媒體授權創業邦轉載,不代表創業邦立場,轉載請聯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問,請聯系editor@cyzone.cn。

  • APP
  • 公眾號
  • 微博
  • 知乎
中國創業者的信息平臺和服務平臺,幫助中國創業者實現創業夢想
創業邦公眾號,帶你隨時了解與創業有關的人、事、錢
邦哥自留地,輕松充電,秒知圈內事
創業邦知乎機構號,帶你以另一種方式了解世界
男人女人做刺激性视频_男人和女人特黄的视频_性欧美videofree另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