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電商環球捕手疑似跑路?創始人回應:前財務總監挪用公款2.6億,公司運營正常 | 邦眼

田甜 2019-11-14 16:54

image.png

編者按:本文系創業邦原創,作者田甜,編輯尹茗。

至少在外界看來,剛剛過去的雙11帶給杭州知名社交電商斑馬會員的不完全是喜悅。而且,呈現出矛盾特征。

11月11日晚,一張截圖開始在互聯網流傳,稱當阿里正在狂歡慶祝新的記錄,社交電商環球捕手(“斑馬會員”前身)卻疑似跑路,警察已在其總部浙商財富大樓下站崗一天。

11月12日晚間,斑馬會員通過其官方微信公眾號“斑馬會員卡”首度回應,該推文標題為《等消息很久了吧?因為我們在慶功宴呀》。文內包含多張“慶功宴”照片,有品自助餐、抽獎、綻放禮花等畫面。

創業邦記者向斑馬會員求證,斑馬會員方面發給記者的戰報截圖顯示:截至11月11日24時,斑馬會員總成交額突破10億元,會員權益業務突破13800萬元。

此外,斑馬會員創始人李瀟通過杭州當地媒體《都市快報》表示,今年雙11斑馬會員成交額比去年翻了一倍。

斑馬會員及李瀟其人

斑馬會員是個會員制電商平臺,其用戶以25—40歲之間、一二線城市中等收入家庭女性為主。斑馬會員采用積分制會員體系,根據購物所得積分,將會員分成V0~Vn等,不同級別會員享有不同的權益。截至目前,斑馬會員有近7000萬用戶,活躍用戶為700多萬。

在杭州電商圈,斑馬會員創始人李瀟是個名人,他先后創辦了燕格格、格格家、環球捕手、小區樂和斑馬會員。

成名及收獲第一桶金是在開淘寶店時期,2011—2014年間,燕格格持續保持天貓淘寶全網第一。吃透阿里生態圈流量紅利后,隨著2014年天貓重點扶持轉向國內一二線品牌及國際大品牌,李瀟“出淘”,豪賭社交電商。

李瀟的社交電商同樣做得有聲有色。目前,環球捕手已完成5輪融資,股東名單不乏順為資本、真格基金等知名基金。2018年,小區樂僅A輪就融了1.08億美元。

如今李瀟前后幾個創業項目已完成迭代,整合進斑馬會員APP。

當初“出淘”,業內幾乎無人相信在阿里的大本營,社交電商能有春天。因為李瀟等創業者的出色事跡,杭州電商圈流傳著“一個杭州城,兩位肖(瀟)老板”的說法。

另一位肖老板就是今年成功登陸納斯達克、成為會員電商第一股的云集創始人肖尚略。

或許并非巧合,而是存在相互借鑒成分,兩位肖(瀟)老板早在2006年就已相識。

李瀟曾告訴創業邦記者,他和肖尚略等幾名杭州電商創業者有個微信群,早年他們常常一塊兒騎行,吃宵夜;他與肖尚略大致同一時期“出淘”,早些年他對云集關注較多,不過現在很少打開云集APP了,因為定位不同,云集比斑馬會員面向的人群更為下沉。由于各自創業繁忙,他和肖尚略如今見面少了許多。

有意思的是,兩位肖(瀟)老板離開阿里生態圈后,都是依托微信流量紅利兇猛生長,而后又以會員制電商對運營模式進行規范。

李瀟曾對創業邦說,“最好的生意不是向所有人做同一類生意,而是向同一類人做所有生意。”歷數他的創業項目,都是圍繞中產人群開展服務。斑馬會員的Slogan叫“斑馬在手,省遍全球”,一張斑馬會員卡,成為他打開中產錢包的密鑰。

警察站崗屬實,內部照常辦公

斑馬會員方面回復創業邦,警察站崗確有此事,不過并非如外界傳聞環球捕手跑路,而是“保護我們,防止有干擾公司正常運行的事情出現”。

這一陣兒斑馬會員傳聞不斷,10月下旬,一張截圖在互聯網流傳,稱環球捕手CEO李瀟已失聯多日,不過斑馬會員方面回復創業邦稱,“沒事情,公司正在融資。”

創業邦記者注意到,10月下旬至今,李瀟朋友圈正常更新,截至創業邦記者發稿,李瀟最新一條朋友圈為斑馬會員雙11破10億戰報。

創業邦記者向斑馬會員提出采訪李瀟,斑馬會員方面表示:“掌柜(斑馬會員員工對李瀟的稱呼)這幾天不在。”

斑馬會員方面所指“干擾公司正常運行事件”,源起事發半年前的一樁案子。

“周某是公司前財務負責人,2019年5月公司例行賬務核對過程中發現個別子資金往來業務數據異常,突然就聯系不到他,當時公司就緊急向轄區派出所報案,并積極配合調查。周某在擔任公司財務總監期間,通過各種手段騙取了公司上下對他的信任,利用財務總監的職務之便,編造購買理財產品等各種理由,以欺上瞞下的方式借用本該由下屬出納保管的相關財務盾,并將相關財務盾長期占有使用或盜用,從而達到轉移公司巨額資金的目的。他謊稱這些非法占有資金已被用于購買理財產品,并告訴其他出納人員無需經常查看這些賬戶,同時編造虛假的資金日報蒙騙公司領導。”11月12日晚,李瀟通過杭州本地媒體回應近期傳聞時表示,“公司運營一切正常。”

創業邦記者在杭州西湖區人民檢察院官微“西湖檢察”查詢到,11月1日,西湖區檢察院以職務侵占罪對周某依法提起公訴。起訴書指控,“周某在擔任杭州某公司財務總監期間,利用全面管理公司資金、財務工作的職務之便,多次侵占公司資金共計2.6億多元,用于個人賭博。”

11月13日下午,創業邦記者來到斑馬會員總部所在大樓浙商財富中心,發現樓下警車依然停留。北門入口處一名保安告訴創業邦記者:“入口被封了,只有西門可以進。”那名保安表示不知曉封樓具體原因。

西門處,七八名穿著警服的人員值守,需登記身份信息或出示工作證才可入內。在斑馬會員所在樓層,創業邦記者看到斑馬會員公司入口處,地面貼著“警戒線禁止拍照”幾個字,內部員工照常辦公。

內控規范化是當務之急

斑馬會員方面向創業邦表示,畢竟2.6億元涉案金額大,如果有不明真相的用戶或供應商找上門,場面必然失控,“目前能說的只有這么多。”

如果斑馬會員對外公布信息全部屬實,由此可見,10月下旬李瀟失聯的傳聞并非空穴來風,不過也不是外界所傳那樣“涉案傳銷,社交電商跑路”,而是就周某案件配合警方調查。

快速發展中的公司如何加強內控,風險管理同步跟上,值得創業者深思。

據創業邦了解,涉案人員周某是斑馬會員財務總監兼法務總監。一人身兼公司兩大要職,而且這兩大要職本應相互制衡,這就給公司帶來重大隱患。

據天眼查、企查查消息,自今年5月周某案發至今,斑馬會員尚未獲得新一輪融資,且2.6億元已被周某非法轉移,可見斑馬會員方面回復“公司正在融資”此言不虛。

李瀟最新回應稱,“短短幾年時間里,我們從一個十幾人的團隊成長為現在近千人的知名平臺型企業,過去我們專注于生存發展、業務增長,而疏忽了管理,此次事件對我們是一個很大的教訓。”

李瀟表示,案件發生后,公司第一時間在公司內控、審批制度、核對機制、資金管理等方面做出規范措施。比如在公司內控方面,從世界頂級的知名咨詢機構聘請了內控專家,協助公司對資金管理、銷售、采購、合同管理等方面進行全方位的診斷及梳理,建立統一的制度管理辦法和內部控制流程,并固化成制度管理辦法和內控手冊,并且加強相應內容的培訓。

2019年8月,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促進平臺經濟規范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以“生產力新的組織方式”“經濟發展新動能”“數字經濟新范式”對平臺經濟作出頂層設計,并鼓勵發展平臺經濟新業態,加快培育新的增長點。

作為平臺經濟的新業態,社交電商站上了新風口。如何從野蠻生長進入穩健發展,社交電商還有很長的道路。

參考資料:

《杭州社交電商斑馬會員前財務總監挪用公款2.6億?創始人回應了》都市快報

《等消息很久了吧,因為我們在慶功宴呀》斑馬會員卡

  • APP
  • 公眾號
  • 微博
  • 知乎
中國創業者的信息平臺和服務平臺,幫助中國創業者實現創業夢想
創業邦公眾號,帶你隨時了解與創業有關的人、事、錢
邦哥自留地,輕松充電,秒知圈內事
創業邦知乎機構號,帶你以另一種方式了解世界
男人女人做刺激性视频_男人和女人特黄的视频_性欧美videofree另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