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鋒解讀:“等得起”的北極光創投 | 投條

創業邦 2019-11-05 21:26

文|獅刀

編輯|曲琳

圖片設計|李斌才

當鄧鋒把NetScreen以42億美金的價格賣給Juniper Networks時,同在NetScreen共事的羅東平有了信心:創業成功好像并非遙不可及。

2006年,羅東平和清華大學的同學以及幾個志同道合的同事辭掉工作,從硅谷回國,共同創辦了山石網科(Hillstone),繼續致力于網絡安全領域。在此前一年,鄧鋒已回國在北京清華科技園科技大廈這座剛剛落成的寫字樓里做起了風險投資,成立了北極光創投,專注投資早期科技型企業。

既是清華師弟又是NetScreen的戰友,鄧鋒看好山石網科的團隊,并于2007年成為支持山石網科的第一家投資機構。

這筆投資包含了感性因素。鄧鋒在投資之初就意識到了其后的“道阻且長”。他對創業邦回憶:“從理性上判斷,這筆投資一定會很漫長。”

12年后,山石網科登陸資本市場,于2019年9月30日上市科創板,也印證了鄧鋒的判斷。北極光創投最初的1500萬美元已經通過老股退出實現數倍現金回報,在企業上市后仍持有超過18億元未兌付的賬面回報。

圖:山石網科敲鐘現場

看上去,這是一個CEO轉身投資戰友的圓滿故事。

然而,當長周期、硬創新與科創板聯系起來,北極光正成為背后的贏家之一。2019年,安集科技和沃爾德登陸科創板,它們分別是北極光在2011年與2014年投資的項目。

根據安集科技招股說明書顯示,北極光在安集科技中占有12.49%的股份,按照2019年7月22日上市之日來算,賺了約10倍;根據沃爾德招股說明書顯示,北極光在沃爾德中占有4.08%的股份,按照2019年11月4日約50億人民幣的市值來算,賺了近14倍。

美元基金經歷過科技企業崛起的浪潮,這使得它們更青睞科技類早期投資。北極光也不例外:科技創新型企業占據大多數,種子期投資占10%,A輪占70%,B輪20%。它的“特立獨行”可見一斑:能等得起。

從網絡安全看北極光:不追風口,只選常青樹

今天的成就,歸功于2005年。這是中國創投歷史上的一個“曙光年”。

隨著中小板開啟,中國證券市場迎來了“股改全流通”,守候多時的本土創投們看到了曙光。之后,同洲電子上市。作為第一批在深交所中小板掛牌上市的公司,其IPO發行價16元,上市首日就沖到了44元,收盤價為35.63元。

達晨創投和深創投作為同洲電子的兩家早期投資方,均在這個項目上賺了近40倍。本土創投機構開始煥發新機。

美國頂級VC也覺察到這是一個機會。紅杉資本、KPCB拿著從Google上市的1500倍回報來到北京和上海進行了為期6天的考察。這個考察團相當豪華,由紅杉資本、KPCB、Accel Partners、NEA等世界最頂尖投資機構的投資人組成,考察回來以后,紅杉、DCM、KPCB就陸續在中國組建了投資團隊。

鄧鋒也是考察團中的一員。那時候的他已經財務自由,正打算找點新鮮的事情做做。

他發現,考察團中幾乎每一個人都對中國市場產生了濃烈的興趣。名校背景、美國成功創業經驗、深諳資本市場運作,還是個中國人——有著“開掛”般經歷的鄧鋒備受美國風投“青睞”,做投資成了件順水推舟的事。

“美國LP對我非常信任,基金一投就是投兩期,而且期限都很長,有長達十年的投資期和兩年退出期,時間不夠還可以再延長。”鄧鋒說。

投什么呢?鄧鋒把視線落到了中國信息安全行業。早年的成功經歷令他心態從容,“人生下半場只想做與中國有關的事”。他為北極光創投定下了3個關鍵詞:早期、科技、中國,即“聚焦早期項目,強調長線投資,關注中國科技創新型企業”。

這一指導思想延續至今,這份自信也源于他對行業的理解。

過去,在IT行業,中國企業一直扮演著“追趕者”的角色。

當美國已經成長出軟件巨頭Microsoft、硬件巨頭Intel、系統巨頭Oracle的時候,中國的IT企業“小荷才露尖尖角”。2005年左右的格局是,美國已轉向高利潤的軟件領域,中國則一手承接趨于日用品化的硬件業務,通過低成本的大量生產來盈利。

“中國公司在軟件和IC方面,早年都是跟隨美國的模式,但投入和產出不成比例,造成大家對高科技的投資比較悲觀。”鄧鋒說,在這種大背景下,他在那時候卻覺得細分行業會存在著不少機會,網絡安全領域就是其中之一。

一方面,中國網絡安全市場整體規模在不斷擴大,隨著傳統行業逐個被互聯網化,越來越多的行業需要網絡安全,市場存量空間很大,至少上百億;另一方面,中國當時尚未建立起一套完善的網絡安全預警和保障體系,需要市場化機構填補監管缺位。

當時,NetScreen的核心團隊成員也都開啟了新的職業征程:尼爾·祖克(Nir Zuk)和毛宇明成立了Palo Alto Networks 、劉長明帶隊創辦艾諾威科技(Aerohive Networks)、童建和羅東平等回國創立了山石網科。

除了山石網科,NetScreen系的艾諾威科技、Shape Security等分別在2007年、2016年獲得了北極光創投的投資。

目前來看,與網絡安全領域相關的行業看起來更是一個“常青樹”行業。

Cybersecurity Ventures在網絡安全市場報告中指出,2004年,全球的網絡安全市場大概只有35億美元,到了2017年這個數字變成了1380億美元,平均年復合增長率達到33%。從2017年到2021年,全球的網絡安全支出將超過1萬億美元。

鄧鋒認為,首先技術的發展會驅動安全領域的快速增長。隨著5G部署的不斷增加,安全問題將“生死攸關”。這是因為,下一代物聯網會包括自動駕駛汽車、遠程手術、智能工廠、核電站自動控制和其他關鍵基礎設施,而這些技術設施一旦被黑客攻擊,后果難以想象。

他看好的第二個理由是,網絡攻擊也在刺激需求的增加。隨著各行各業的數據資產化、貨幣數字化,它們受到攻擊帶來的經濟損失也呈指數型增長。普華永道的一項調查顯示,從2016年開始,中國成為受到網絡攻擊最多的國家之一,從2016年到2017年間,中國網絡偵測到的網絡攻擊次數暴增969%。

“中國目前在網絡安全方面遭受的損失是美國的三倍,但投入仍然偏低。”山石網科創始人羅東平在接受《創業邦》采訪時表示,中國網絡安全投入在整個IT行業中占比只有1%~2%,而當前世界的平均的水平是3~4%,發達國家投入更多。

“國家層面會不斷驅動安全領域的發展。”羅東平介紹說,2017年頒布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網絡安全法》,是我國第一次向全世界系統、明確地宣示和闡述對于網絡空間發展和安全的立場和主張。而今年又出臺了“等保2.0標準”,是網絡安全的一次重大升級。

“這個行業的天花板會非常非常高。”鄧鋒表示,山石網科的規模未來一定會超越NetScreen。不僅僅是做網絡安全的山石網科,未來在數據安全、應用安全等細分賽道都還存在很多機會,會不斷有新公司跑出來。

“從投資的角度來看,這個領域內的競爭是靠技術實力和產品性能,很少打價格戰。新的場景加上新的解決方案,會讓市場每年都存在新增機會。”鄧鋒說。

由于網絡安全行業壁壘高,深耕一個領域就可以做到很大規模,比如被思科以23.5億美元收購的Duo Security、上市首日就大漲40%的Okta、上市后年增長率達34%的SailPoint等都是在單領域做大。這些公司在美國市場已經得到了驗證,未來中國同樣會有這樣的機會。

一家“耐心資本”

如今,北極光創投旗下管理5支美元基金和5支人民幣基金,管理資產規模超300億元人民幣, 共投資了200多家企業,其中80%是A輪以前項目。名單里面包括中科創達、美團、華大基因、VIPKID等明星企業,分布在TMT、先進技術和醫療健康三大領域。

對北極光創投來說,山石網科是科技投資的一個代表,鄧鋒總結這種類型早期投資的關鍵在于“耐心”。

這首先和美國LP風格有關。據鄧鋒介紹,北極光的LP大多來自于美國一線的大學捐助基金和基金會,這些人更關注長期性和穩定性。相關數據顯示,目前美元基金的基金周期平均在12~14年。

其次,“風口”一詞在北極光并不那么重要。在鄧鋒看來,風口意味著過高的估值。而定位于早期的北極光,需要在風口來臨之前就做好布局。

“做VC需要有前瞻性,我們要看的是三年以后的市場機會,而不是當下的風口。”鄧鋒說。

除了深耕自己擅長的領域,北極光更看重“深度孵化”的重要性。“我們與有經驗的企業家合作,在他們創業之初就投資,在組建團隊、做什么產品等事情上一起頭腦風暴。換句話說,公司正式成立之前,我們的合作就已經開始。”鄧鋒說。

在初創公司身上,北極光除了錢還會投入大量的時間和資源,幫企業定戰略、建立企業文化、完善組織架構和激勵機制,幫助公司找到適合自己發展的方向,以公司創始人的角度和初創公司一起成長。

北極光創投董事總經理楊磊在接受創業邦記者采訪時,表示北極光在“深度孵化”被投企業的時候甚至還會幫創始人轉變思路。

“作為投資人,我們對行業的發展趨勢特別有感覺。”楊磊說,“所以我們有時候可能會比別人先看到一個新的事情要發生。創始人往往會把視野局限在他的專業領域中,但是隨著外部環境的不斷變化,他的團隊也需要變化。”

從以做服務器端AI芯片的登臨科技為例,其創始人李建文在GPU(圖形處理器)領域已有二十多年從業經歷,他的產品,曾被賣給飛思卡爾、英特爾、美滿、谷歌、三星、諾基亞、大華等著名半導體和科技公司。

據楊磊介紹,當初李建文提出想做像谷歌TPU的芯片時,楊磊卻建議他放下手頭的工作,先到北極光做幾個月顧問,大家一起找方向,和行業大咖們全都聊一遍后再做決定。

看了四個月的項目之后,李建文得出結論:這個方向一定要改。谷歌TPU做的很不靈活,因為算法演變太快,固化到硬件上就很難修改。于是李建文選擇做一顆叫GPGPU(General Purpose Graphics Processing Unit)的芯片,它具有類似于GPU的靈活性,但性能又比GPU更強。方向調整完之后,北極光創投就投資了登臨科技。

“不存在完美的CEO。”楊磊說,中國的技術型人才往往沒有經過行業的訓練,這時候早期投資機構將發揮至關重要的作用。

羅東平回憶起公司最初的發展時也認為,北極光更像是一名戰友,既在運營上給了公司助力,也在精神上給了團隊支持。

其一,當時國內安全行業剛剛起步,市場需要被教育;其二,公司雖然技術水平一流,戰斗力也很強,但畢竟是剛剛從美國回來的團隊,上至股權結構安排,下至市場銷售拓展,都需要一個“接地氣”的階段。

“對于許多IT行業的創業團隊來說,更重要的是改變一些傳統的理念,專業出身使得他們往往沉溺于技術,卻忽略了應該以客戶和市場為重心。”鄧鋒說,山石網科的團隊有很強的技術背景,因此,他們也同樣面臨這種觀念轉變的挑戰。

“當時從NetScreen一起過來的人大概有十余個,都是工程師。如今公司團隊在這方面有很大的轉變,山石網科CEO的工作重心也已經開始轉變到了市場。”鄧鋒說。

從這件事中,鄧鋒發現,中國并不缺頂尖的技術型人才和創新的能力,但要尋找到非常有吸引力的團隊仍然是有難度的事情,中國的技術型創業人才在創業時還需要突破許多問題。

“能持有山石網科長達12年,是因為我們對于山石網科早期的期待不是‘盈利’,而是將產品做好。只要將產品做成功,自然就會有用戶和市場。” 鄧鋒說。

他自己經歷過這樣的階段。NetScreen在被Juniper收購之前,前三年沒有盈利,在上市的前一個季度還在虧損,而且上市前后總共花掉了5400萬美元,但是卻擁有了大量的用戶基礎,最后在納斯達克上市成功走向良性循環。

除了耐心之外,還需要看人的眼光。他要找的是“有商業頭腦的科學家”或者“有科技頭腦的企業家”。

他甚至認為,并非技術越強就越適合被投資。很多技術導向型的企業一定不是靠技術獲得客戶群的。

“從IT行業來看,中國有著大量聰明的工程師,但是很少人有帶過成百上千的工程師團隊并長期堅持做一個產品的經驗。”鄧鋒說,技術實力并不體現在一兩個應用程序的編程上非常厲害,反而是許多程序共同作用的結果,因此,對于整個產品的開發和管理比寫程序更具挑戰性。

“用產品的人和買產品的決策人往往不是一類人。所以作為公司的創始人,對產品的關心要高于對技術的關心。理工生更需要學習的不是解決問題的能力,而是發現問題的能力,是如何找到問題的關鍵。”鄧鋒說。

長線投資人用長遠看科創板:只是開始

中國市場具有獨特性,研發水平還沒達到國外成熟企業的水平,但應用需求卻是全世界最為領先和最為復雜的。鄧鋒告訴創業邦:“我看好山石網科的一大因素是它產品的穩定性。”

之所以能保持長期的穩定,是因為山石網科在研發上不斷投入,可以在變化的市場環境中及時應對,目前已成功擁有17項自主研發核心技術。

除研發投入之外,要想成為一家龍頭企業,市場投入也必不可少。

“山石網科有工匠精神,技術很強,但營銷渠道還比較小。”羅東平說,如今有了資本市場的支持,可以進一步深耕市場,服務更多客戶。

“科創板的推出是一個非常好的創新,但這只是開始,我們不會輕易退出。”鄧鋒表示,山石網科是典型的創新型高科技公司,成立以來一直專注于網絡安全領域前沿技術的創新,未來潛力很大,“我們都是技術的信仰者,北極光已經支持了山石12年,還會繼續支持下去。”

楊磊也在早先的采訪中表示,雖然轉向早期科技領域已是行業趨勢,但對部分嘗試轉型的基金而言早期科技投資尚未成為產生回報的主要力量,因此其運營體系難有本質改變,而科創板的推出會讓這些基金做出重要的調整,“或者說科創板的落地會讓機構轉型更堅決”。

他說:“過去14年北極光一直專注于早期科技項目的投資,科創板讓我們感覺技術類的初創公司終于熬出來了。”

“科技投資需要仰望星空,也需要腳踏實地。需要經濟上的回報,但更需要有耐心、有決心、有恒心的企業家和投資人。”鄧鋒說。

本文為創業邦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否則創業邦將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責任的權利。如需轉載或有任何疑問,請聯系editor@cyzone.cn。

熱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眾號
  • 微博
  • 知乎
中國創業者的信息平臺和服務平臺,幫助中國創業者實現創業夢想
創業邦公眾號,帶你隨時了解與創業有關的人、事、錢
邦哥自留地,輕松充電,秒知圈內事
創業邦知乎機構號,帶你以另一種方式了解世界
男人女人做刺激性视频_男人和女人特黄的视频_性欧美videofree另类